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

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、新洁尔灭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、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
详细企业介绍
十二叔胺、十二十四叔胺、十四叔胺、十六叔胺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八十六叔胺、十八叔胺、二甲基乙酰胺、邻苯二甲酸二甲酯、邻苯二甲酸二乙酯、三醋酸甘油酯、新洁尔灭、洁尔灭、工业洁尔灭、1227杀菌剂、杀菌灭藻剂1427、十二烷基。
  • 行业:有机化学原料
  • 地址: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-1605
  • 电话:021-52799111
  • 传真:021-5279****
  • 联系人:盛大庆
公告
企业博客-聚合企业员工、客户、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;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;展示企业形象,传播企业品牌、文化理念;开展网上营销,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。
站内搜索

7303刘伯温玄机网

今晚四不像必中一肖图 刘鹏

  发布于 2019-06-06   阅读()  
c?阿司匹林能防心血管病 医生考虑受益比决定是否终身服药_养生资讯_养生之道网
养生之道网导读:雾霾袭城。但相比雾霾,心血管病的危害和致死率可能更大。凤凰健康也特别邀请了心血管界的两位专家: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冠心病中心吴永健教授、中日友好医院心血管外科刘......雾霾袭城。但相比雾霾,心血管病的危害和致死率可能更大。凤凰健康也特别邀请了心血管界的两位专家: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冠心病中心吴永健教授、中日友好医院心血管外科刘鹏教授,来参与我们的《健康三人行》栏目,并针对心血管病的预防治疗进行探讨。以下是对话实录。 主持人:佟彤 嘉宾: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冠心病中心吴永健教授 中日友好医院心血管外科刘鹏教授 图为视频录制现场,从左至右分别是吴永健、佟彤、刘鹏 佟彤:刚才二位都说过了,就是这个药物或者说,至少能够合理的使用药物,合理的锻炼康复能减少损伤,既然这样的话,我们还是希望能有一些什么药物给大家一些指导,二位都是这么权威的,平时挂你们的号也很难,比如说心血管疾病的这种预防性质,比如说已经有高血脂、高血糖、高血压有抽烟这种,一般情况下到您这儿,可能他不值得支架了,血管还没堵,但是已经处于高危,您会让他们在哪些药物,就应该考虑使用上,来遏制这个疾病的进程了呢? 刘鹏:那么现在主要是,2019-06-03 咱们讨论的实际上不管是心脏病也好,脑血管病也好,还是血管的疾病也好,都是一种咱们在一个范围之内,就是动脉硬化性的这种疾病为主的一种疾病。 佟彤:对,其实它归的就是动脉硬化。 刘鹏:对,那么动脉硬化疾病,它的治疗和预防的话,首先一级预防,那就是首先生活习惯的改变,二级预防就是一些养生的,或者是一些药物来进行预防。 佟彤:对,我们现在就想说二级预防。 刘鹏:二级预防常用的药物,动脉硬化的不管是心脑血管疾病的,首先常用阿司匹林,阿司匹林类的,就是抗血小板的药物,就是抗栓药。 佟彤:这是最基础的? 刘鹏:对,这是最基础的了,第二个就是说降脂药,降脂药,有的血脂不正常的,或者甚至有些人有过激的,基本正常的,也要用一些降脂药。那么第三类就是抗高血压是非常重要的,把高血压控制在一个稳固的范畴内,刚才吴主任讲的,我还没有这个观念,我还认为是140/90呢,2019-06-03 我也学习了,那么降的越低越好。就是这种越低越好,实际上当你没有适应这个高血压的情况下,你这个还可恢复的情况下,你降的越低越好,78345黄大仙救世网开奖,如果你连续的160、180的血压已经持续十年了,你的脏器供血,就依靠这种高血压的情况下,你还真的不能降太低,这是因人而异,个体化的治疗这是非常重要的。所以常规的现在对动脉硬化的治疗,也就是这么多,像吴主任那边主要是搞心血管的,可能还有更多的一个新的一种见解。 佟彤:就是说阿司匹林,这个我们都知道。 刘鹏:对,这是必须知道的。 佟彤:一般到一定年龄,就像我父母原来都吃。 刘鹏:不光是阿司匹林,还有一类药,就是抗栓药。 佟彤:抗血小板的。 刘鹏:还有抗凝药,抗凝药也有,抗凝药和抗栓药是不一样的,然后就是抗高血压的药物,还有降脂的药物,这是基本临床常规使用的三大类药物。 终身服药有无必要?医生考虑了患者受益比再做决定 佟彤:好,问题来了,您看您说的这个,降糖药、降脂药、抗高血压药,我估量就得一把了,很多人就问了,而且一吃就是一辈子,可能从40岁、50的时候就开始吃,所以大家都觉得是药三分毒,就是这个观念可能是根深蒂固的,对吧。为什么他从医嘱的这个依从性很差呢,他有这个顾虑在,他觉得能这么吃吗,而且包括您刚才说的抗降脂药,因为原先降脂药还知道有一个伤肝的问题,所以很多人会自主的,自主主张的去终止它或者是停用,那我现在特别想二位给一个说法,香港正版四不像图,就是副作用大,这种作用值不值得有这个,真是这么坚持吃下去。 刘鹏:所以说医生给你开处方之前,根据你的病情,第一我们医生肯定脑子里面就有,我们这个观点叫获益,获益这种药物对你的治疗作用,对你的好处,会不会大于这个药给你带来的坏处,它俩要做一个比,我们叫获益比。 那么获益比要如果大的话,就是你的利大于弊的情况下,你要吃这种药,这个是药三分毒这种说法是对的,但是这种三分毒的话,你七分的作用,你三分的毒对你来说你获益了,获益了就应该坚持吃药。那么每种药都有每种药的不同,尤其我们内科的医生,像吴主任这样的医生,他考虑的非常全,比如说降压药这一种,就是说降压药这一类药,你就分好多种,有利尿剂,有ACEI类的,就是阻止这些东西,还有β受体阻滞剂、钙离子拮抗剂等等,还有很多种的这个降压药,那么怎么选,挑选几种,用几种的配伍,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,治疗的效果最大获益,然后把并发症降到最小,这是我们医生要考虑的问题。 所以医生给你开的,到正规医院去给你开的,特别是你找吴主任给你开的药,你肯定要吃,那些个没有执照的医生,或者哪个大师给你出的方子,那就不好说了。 佟彤:他一直说我也想起来了您是内科的,我想您在门诊肯定是开药的时候比手术的时候多? 吴永健: 顾名思义,内科就是以药物治疗为主,但是现在好像对我们来说。 佟彤:都等不到药物治疗了,发展的太快了。 吴永健:药物治疗实际上是内科和外科,都得需要一个基本的药物治疗,就是说像刘主任那样,他碰到了全身血管的疾病,他的手术做完了以后,还要用这些药来。 刘鹏:这是必须的。 吴永健:对于内科来说,过去没有这些,这些创伤性治疗之前,主要是靠药物来控制症状,现在我们用药物不是控制症状,因为这些症状通过这些创伤类的手段很快就治好了,现在所有的药物是为了保证未来活的更好,就是我们从愈后,就能够改善愈后,你说因为一个药物去改善,比如说我现在心绞痛了我赶快喝一片硝酸甘油,是,这个药是很管用,但是有些病人来不及,犯病的,搭桥也搭了,支架也放了,所以现在这个药物的治疗,不是说我吃这个药,怎么我吃了三年药,我也没有说好,也没有说不好,现在有好多人都是这样。 佟彤:对。 吴永健:然后他就说我算了,不吃了,他不像过去那些病,你要说吃,不吃就难受,你必须得吃,现在吃了这些药,他老觉得反正吃不吃我也不疼不痒的,也没有什么事儿。 佟彤:他不疼不痒已经是结果了吧? 吴永健:对,所以我吃和不吃反正我也不难受,我为什么一定要吃它,实际上这些药是真正改善他未来,能让他活的更长,不让他未来发生又堵了,或者是又出现了一些症状,咱现在吃药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这个。 佟彤:就等于搭桥、支架管的这个,二位管的是你科下的事情。 吴永健:就像刚才刘主任提到的阿司匹林一样,说阿司匹林是能够缓解疼痛吗,曾经有人就说,我怎么难受的时候吃阿司匹林不管用啊。 佟彤:对,很多人都这样说? 吴永健:对,都这样说,很多人说是阿司匹林这个药很起作用,我怎么就吃了不管用,他说阿司匹林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,它是解决以后不要在长血,病变发展,不让它长血栓的,所以好多人你一说起来,是内科给开的这个药,实际上现在不管是在血管方面,不管是内科、外科药物都是一个基本的。 佟彤:而且药物相对来说,对手术来比的话,药物可以说治根,或者是去因,去长期的这种东西。 吴永健:对,主要是为了这个,因为手术只是治疗现在疾病的一个阶段,你过不了这个槛儿了,我得赶忙跟你一起做一个手术,过了这个槛儿了以后,你还得再连续治疗。 佟彤:所以在你的眼里,是不是手术是没辙的辙,可不可以这么说? 吴永健:对,是这样的,因为像刚才刘主任提的那个人,他都不是静息状态下,他都不能走路了,待着他都疼的厉害了,他不能这样等着,这个都是受罪的事儿,医生就是来解除病痛的吗,得赶快把这个血管弄开了,他就不疼了。 刘鹏:对。 吴永健:但是未来,将来你要是如果不好好吃药的话,也许这个地方还痛着,其他地方又堵上了,又出问题了。 刘鹏:其实用药这件事情,我们常规来说,有支架治疗,这种外科有支架治疗,还有手术治疗,还有药物治疗,实际上来讲呢,药物治疗是贯穿始终的,不管你支架做还是不做,那个手术做还是不做,药物治疗从手术前就开始用,手术中间也要用,手术后也一直要用,药物治疗都是贯穿始终的。某个点你要做支架,某个点要做手术,但是药物治疗是终身都是要的。 佟彤:因为它是一个全身疾病? 吴永健:你就知道现在医生的角色在发生不断的改变,刘鹏主任是中国著名的心血管外科教授,但是你看从他刚才讲的时候,他对这个药非常非常重视。 佟彤:对。 吴永健:过去这个内科医生光重视药,现在不是的,现在外科医生常规来说,反正有病我把你这个手术做好了就算完了,现在一个负责任的外科医生,他首先是一个内科医生,然后才是外科医生,你就知道的,所以外科医生现在这个角色,实际上他站在一个更广的,更全面的角度上才能当好一个外科医生。 佟彤:其实二位说这个我已经感受到了,就是无论是好的外科还是好的内科,医生的定位一定是治人,如果是治病他就会有问题,治病跟上支架出去吧,就回去吧,但是你的其他问题我不管,因为治人所以我才要求你必须遵医嘱吃药,就是治人的一个工作。 吴永健:是的。中国患者依从性差 盲目听信偏方酿成大祸 佟彤:说到吃药,比如说阿司匹林,或者您说的抗血脂,抗血栓的,他会长期服用的时候,一说到这个药物,民间就会有很多,这么长时间吃药会有副作用,而且是西药,是提纯药,会很害怕,就是喝一种中药,或者是哪种,有什么偏方,能代替这个阿司匹林,代替降血脂的药,我不知道这个情况,你们二位怎么看,因为很多会因为这个而中断,比如说改喝一种茶,就把这个西药停了,前两天还有我们的一个社长,就说他要吃一个什么中药,把他的降糖药停了,我说你可真胆大,所以现在有很多病人问吧。 刘鹏:对。 吴永健:我觉得吧这个有很多比较高层(次)的人,都可能会犯这个错误,就是说因为吃药毕竟是一个很被动的过不得已才给他吃药,一辈子坚持吃药,实际上这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,每天都要吃药,所以很多人都希望,我通过有一种方法,能够叫我不吃药,我这个疾病也能治好,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,但是这种长生不老之药,会永远都找不着的。 我曾经见了一个病人,然后他有一个很严重的糖尿病,结果呢他以前开始吃降糖药,以后就打胰岛素,他就打的很烦了,天天打胰岛素,打的很烦了,最后他终于找了一家,找了一个糖尿病的,专门看糖尿病的一个所谓的专家,那个专家说我有,我给你吃一种大豆里面提出来的东西。 佟彤:对。 吴永健:你就吃那个就行了,然后配合着一些运动,早期的时候确实他那种积极性很高,他就把这个药都停了,结果到了多少年了,前一段时间就跟我说,他跟我说,他已经准备要截肢了,是因为长时间的血糖控制不好,然后最后就造成了下肢的血管,就开始要截了。所以说我就觉得,现在人的愿望都是很好的,我希望但是在2019-06-03 我们三个人也期望告诉我们所有的朋友们,你说一个疾病,发生发展需要这么长时间,绝对不是用一个药物。 佟彤:实物。 吴永健:一个具体的食物是可以去,来改善你的整个疾病进程的。 佟彤:就是有时候的连药都治不好,你就想想食物,我一想都治不好。 刘鹏:这些东西我们国家有一个宝库,叫中医这个宝库,不可质疑的讲,我们中医对这个疾病的治疗,在功能性疾病的治疗,好比说我们要吃阿司匹林,要吃降脂药,要吃抗高血压的药,我们有些中药确实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。 佟彤:比如说我2019-06-03 就想,因为一说到阿司匹林我就想,那我吃丹参片行不行啊? 刘鹏:对啊,所以说咱们国家这个中医的话,在全世界是一个宝库,我们现在的屠呦呦得了奖了,这个是不可质疑的。但是它绝对不能替代了,它可以辅助的治疗,我个人的观点是辅助治疗,或者是能减少一点用量,但是减少一些西药的用量,又辅助一些中药或者是饮食的一些疗法,减少一些西药的用量。 但是这种减少的前提是,你必须在严格的监控下。比如说你降血脂的药,你的血脂非常高,你在吃降脂药的时候,一天三次比方是这么说的,但是你吃了某些中药或者是养生的药物、饮食以后,你可以把这个降脂药可能能减下去,但是必须得在化验指标严格的监控下,到底减没减下来,有科学性,有可以依据的,这才可以。 佟彤:就是说因为包括现在不论是二位开给大家的阿司匹林也好,或者说降糖、降脂也好,它是应该有大数据,症状确凿,它正作用也确凿,副作用也确凿。 刘鹏:这个有前瞻性的研究。 佟彤:这个是确定了。 刘鹏:这个是很明确的东西。 佟彤:但是很多人无论是中药或者是自己的一些偏方,他没有这种大数据的支撑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。 刘鹏:我们国家的中医,也有很多体会医学,他有很多临床的经验来支持他,但是你在同时减西药的情况下又用中药,我们国家中药的情况下,必须得有数字,决定你的化验指标来支持它,比方说你吃降压药,马来酸依那普利这个药,你一天吃三次,10毫克一天三次的情况下,你吃了某种中药以后,你给它减到一天两次,或者是减到一天一次了。 佟彤:然后达到同样的效果了。 刘鹏:达到同样的效果了,你的血压在严格检测的情况下,你才能相信它,如果你要是说没有达到这个效果,你就不能相信它,就是这个是非常重要的。不是说不同意你养生,不同意你吃中药,不同意你吃大师的方子,但是你必须要有科学的根据。 我有一个朋友就是,也是一个道理,男朋友啊,他爱人得了乳腺癌,乳腺癌以后,手术以后大师就跟她讲了,你要吃俄罗斯的哪个哪个海里面的那个海豹,吃一只到两只,你知道一只俄罗斯的海豹,它还是白色的,海豹一只要80万,他说你要吃两只,以后你这个病就能好了,他来问我,咨询我,我说你这个等于胡说,不可能,那人家不相信,最后他非常固执,像这样的人都非常固执。 佟彤:弄来了吗? 刘鹏:弄来了,还真吃了,没两年他爱人就死了。 佟彤:天啊。 刘鹏:他不去化疗,不去放疗,他就偏信这些东西。 吴永健:就偏信这种东西。 佟彤:你想能逮到俄罗斯海豹,而且还是白色的,通共有几个人,他那个病例数都积存不了,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。 刘鹏:所以我就说这种人啊,他一旦形成这种观念以后,我非得要吃中药把他替代掉,他的意志很坚强。 吴永健:我觉得那个时候脑子已经有毛病了。 刘鹏:对,他那种思维就很固执,所以说提醒大家,一定不能偏信这些东西。 佟彤:而且这种东西在中国是很有市场的,对吧,就是这种,它就很容易,你在这边忙半天,讲半天没有用,人家一句俄罗斯白海豹,就过去了。